土地

混杂圈的一个无名小辈

《烈阳》

 原创 请勿转载其他平台

  第一章 琴

在一中的小巷中 俩个少年在谈论什么事

  

“他妈的 又被老鲜扣留了”沈不决踢了踢旁边的石子 朝旭拍了下沈不决的肩说:“所以我就说他有病”他们不知不觉的来到琴行这里 老板看见沈不决来了, 放下手中的琴谱 ,往外迎接。

“欸 小沈来了!”沈不决上前搀扶着老板,“小沈 你都好久没来我这里弹琴了”“害 老张 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”沈不决指着手上的手表(8:21)老张拍了拍头说“快快快 进来坐坐” 老张推开门,让他们进来,一进门他们就听见一阵悦耳的琴声,沈不决的好奇心起来了 ,偏要去瞧瞧。但老张拦着他偏不让他进去看,“小沈 不能进去!”老张神情严肃的说道,“诶~我说老张 你这么严肃干嘛?你怕不是金屋藏娇?”沈不决挑了挑眉。老张俩只手使劲摆动地说:“什么金屋藏娇!里面弹琴的是我侄子,他很怕生。”朝旭早已趁着俩人偷溜了进去,他左看看右看看,摸了摸钢琴,准备弹时…“别…别碰!”朝旭疑惑的向后看去,眼前站着的少年,身穿黑色卫衣 头上戴着一顶帽子 戴着白色口罩 穿着牛仔裤 朝旭来了兴趣,打趣道:“不是?你女的?”那人微弱地说了句“滚” 朝旭装听不见 叫他再说一遍,只见那人深呼吸,比较大声的声音说了句:“滚!”朝旭迅速的举起拳头 向他揍去。谁知?竟然是沈不决挨了拳头,“操 你小子行 给老子打出血了!”沈不决瞪了他一眼,“不是 沈哥~我真的不知道是你 我以为是那小子 饶了我吧~”朝旭双手合十的举起并道歉。沈不决想“毕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 不生气”见沈不决挥了挥手,朝旭殷切的去买碘伏。

房间内

“喂 给我弹首歌听听”沈不决摸着嘴角说道,那人小声的回答:“不”沈不决没有听清楚,凑了过去 刚好他们的鼻尖对着鼻尖,在月光的照耀下像一副画一样,在灯光的助攻下,看起来像是在接吻。好巧不巧这是朝旭突然进来,打断了这一刻,他起哄着“不是沈哥 你是gay嘛?哈哈…哈哈…哈”沈不决瞪了一眼他,“老子他妈的不是gay,我叫他给我弹首歌听”沈不决漫不经心的解释道,口罩下那人的脸颊泛起微红,突然被沈不决拍了下,呆呆的点头到,朝旭这才罢休“好吧好吧~就当你想让他弹琴给你听咯”朝旭伸出手中的碘伏,放在沈不决的手中,便拿起手机边玩边说起:“自己擦。”沈不决心生一计,决定逗逗面前比他矮的男孩,他拍了拍男孩的头说:“喂,你小子给我擦”男孩明显的愣了一下,沈不决用手在他面前挥了下,男孩迟迟的点了点头,借过手里的棉签和碘伏,想要给他涂上,但是有点艰难,沈不决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 ,半蹲着一只手放在膝盖上,一只手指着伤口。男孩脸上的红晕越来越多,轻轻的给他涂抹,深怕弄疼他。几分钟后,便涂抹完了。朝旭看了看时间(8:55)喊到:“沈哥 走了!”沈不决回头看见他早就站到门外,便单手插裤兜往外边走边说:“老张走了 我替他道个歉”本来是个很潇洒的背影,被一句话打断“下次见面,请不要叫‘他’我有名字。”这可激发了沈不决的兴趣,“哦~那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装作疑惑的样子答道,朝旭看见这幕,‘噗嗤’的笑了出来。男孩见状立马大声的说:“我叫洛阳。”

沈不决回头,边走边说:“那再见咯,小洛”男孩听见轻松不少,手心里都是汗 缓缓坐下。

小路上

朝旭说:“沈哥 你听见没他叫洛阳”

沈不决说:“老子他妈又不是聋子,他不就是那个新高一的嘛?咱发小。”

朝旭激动的说:“你还记得?”

沈不决拍了他头,“当然…记得”

朝旭的话真的很多。

沈不决一路也回答了很多问题。但最重要的是,当初那个自信的男孩突然变得内向。沈不决一晚上都在想,想问个清楚 但又忘记加他微信。但转念一想明天就是迎接新生的日子,也是军训的日子。又可以见到他 要他的微信,嘴角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上扬了。

此时的洛阳也在为明天的高中生活做准备。